電梯前的對話:講師之路-福哥版(4)

電梯門一打開,特助笑臉盈盈的看著我,開口的第一句話是:「Jeff 老師好,您 EMBA 讀的如何呢?」

我心裡一驚!半秒鐘說不出話來!

當講師快 10 年以來,我對於一開始幾個案子,印象還是非常深刻。而這個電梯間的對話實在太經典。對我日後的工作習慣有很大的影響。

走在隧道裡

在第一個案子:上櫃公司簡報技巧課後,本來以為接下來就會開始順利了。沒想到接下來開發又遇到了瓶頸。現在回想起來:回到很基本的關鍵,上市櫃公司雖然有固定的訓練預算,但同樣也有固定的配合夥伴,每年在年初,甚至去年年底都大致已經排好年度訓練案,不大可能臨時插入一個課程需求。除非老師有一定的知名度,或有很好的口碑推薦,才有可能會直接指定找老師,或臨時插入課程。這當然是剛成為企業內訓講師的我們,所不會知道的事。

這個時候的感覺,很像是走在一個黑暗隧道裡,明明感覺已經走到光亮的出口,但是卻又進入了另一段隧道裡頭,往前看一片淒黑,看不到盡頭,只能摸著濕冷的牆壁,繼續往前走。甚至,隧道裡還開始滴水了 …。因為第一個助理 … 離職了!

因為案子一直不穩定,助理一直只能領到業務底薪,當然沒有所謂的獎金。因此當助理提出想回歸家庭的辭職口頭辭職,我也只能點點頭答應,並給予最大的祝福。到現在我都還很感謝助理以華一開始的協助,我也謝謝她一直等到新助理交接完,並還多次回來處理一些銜接的問題。工作職場就這樣,一段工作的離開,並不代表一段關係的結束,只要把事情處理好,甚至在收尾時多一些些的付出,相互之間的緣份仍然可以好好的保留。


電梯前測試

新助理是 JJ 之前在學校教過的學生,雖然剛畢業沒多久,但是工作充滿衝勁。有一天她告訴我,有間作紙巾公司,想請我們去提案。

這是一家知名的紙巾大廠,總部在台北信義區,負責課程規劃的是公司的特別助理,我們依約前往。電梯門一打開,就看到特助笑臉盈盈的站在門邊。我還沒來得及問候,他就先伸出手一握,開口說

「Jeff 老師好,您 EMBA 讀的如何呢?」


做過業務的我,馬上知道這是一個測試!看起來特助做過一些功課,也看了我的相關資料。我只驚訝了半秒,手還沒放下,我馬上緊接著說:

「謝謝特助的關心,那您政大 IMBA 的學程讀的如何呢?」

這時換特助嚇了一跳!但轉𣊬間表情又歸於平靜,轉成更大的笑容!

在見面之前,我早已針對公司的資料作了一點功課,也稍微 google 了一下特助的名字,知道他在政大 IMBA 就讀,我甚至找到他幫老板作的演講投影片。而這些事前作好的功課,在剛見面這10秒鐘,馬上發揮了作用。我們就像兩個站在台上的對手,彼此只出了一招,測試了一下對方的準備及功力。 特助看起來對我的表現非常滿意,我們跳過了寒喧階段,馬上進入課程規劃的討論,最後也順利拿到這個課程。

在 2008年2月,我們在台南總廠完成了2天的簡報課程,對於許多在工廠的廠務及實驗室人員,我們算是成功的給了大家一些學習上的衝擊,從大家一開始撐著頭準備打瞌睡,到最後活力四射的參與討論。協理還說「參加這麼多課程以來,這是互動最好一個!」。



每一次都像第一次

對我來說最大的影響,反而不是課程我們上了什麼。我仍然清楚的記得,在電梯前面我們那二句簡單的交談。也更深入的體會:「事前準備多少?效果才能多好!」這句話的含義。在幾年後跟何社長見面時,我所作的事前功課,就是跟這個案子一樣的態度。甚至在今年初剛完成《上台的技術》企業演講,我也同樣的作了一些功課,讓董事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其實技巧都不難,重要的是:經過了 10 年,從沒沒無名到有一點基礎,你還會不會,紮實的做 … 一開始會做的基本功?在這個部份,我至少可以很開心的說:我總是把每一場(課程或演講),都當成第一場!一樣用心的準備著。



小結

不曉得你有沒有注意到,我們第一個案子是 2007年4月,第二個案子是 2008年2月,中間隔了 … 10 個月!講師之路的挑戰,剛剛開始!!我們一定要找一些方法,來解決案源不足的問題!至於我們用過那些開發的方法,下回再跟大家分享。

0 Comments

  1. 李健豪 說:

    感謝分享!很棒的故事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